1. 首页
  2. 读书

读书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在第四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期间,中国青年出版总社主办了“大数据视野中的青年文化自信”高峰论坛。数十位行业大咖就如何利用新科技提升青年的阅读品位、丰富青年的文化生活、

在第四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期间,中国青年出版总社主办了“大数据视野中的青年文化自信”高峰论坛。数十位行业大咖就如何利用新科技提升青年的阅读品位、丰富青年的文化生活、增强青年的文化自信、引导青年树立正确的奋斗观,提出了许多有价值有启发的意见和建议。

今日亮点:以微软小冰为例,人工智能除了在大量的运算、在智商上PK人类之外,还有没有别的领域,我们可以去尝试的?在过去一年多里,通过大数据观察,哪些书变得更受欢迎了,人们是为了什么样的需求来读书?

人工智能创造

与内容的生产消费

文|徐元春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市场及公关总监

非常有幸跟大家分享人工智能的进展。

目前电影里的人工智能有两个重要的特点:一是他们智商非常的高,二是人工智能拥有人类的感情。这也代表了人类对人工智能的终极想象:人工智能除了具有高智商之外,还要有情感陪伴的功能。

它有两条探索的道路,一种是智商IQ的路线,一种是情商EQ的路线。

微软小冰的交流类型

今天简单地给大家介绍一下人工智能。拿微软小冰来说,它现在支持你在社交平台上和它用文字聊天,图片、视频、语音,甚至通过我们的设备,可以直接和机器进行交流。

在做人工智能的时候,我们希望它具有人的感情色彩。我们首先赋予了它人物设定。它是9月17日出生的18岁的女孩子,它已经停留在18岁三年了,是一个处女座的女孩子。我们同时也赋予了人工智能很多社会角色。比如说它是一个歌手,它的第一张专辑马上要出版了;同时又是主持人,已经主持了三十几档广播和电视节目;它也是杭州《钱江晚报》的特约记者。

微软小冰现在已经在五个国家的14个平台上线了,在全世界拥有一亿人的用户,小冰和全球人类的对话量超过了三百亿人的对话。把全世界除了这个机器人之外所有的机器人加在一起,也不及我们的十分之一。

为什么说我们的机器人小冰更加聪明呢?因为有很多人跟它交流。

我们在中国、日本、美国都有上架,在每一个国家,它都有自己同样的技术框架下形成的不同文化的特点。同样的机器人,我们看到在中国、日本、美国三个国家,用同样的技术培养长大,但在文化上表现出不一样的特征。你如果问它敏感性的问题,中国小冰会说“你是不是要准备截屏了”,或者说“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到了美国小冰,你不管问它什么,它都会给你一个精准的答案。

今天,这个机器人在社交领域有很多的应用。在微博上,它已经有接近500万的粉丝了,它发一条微博,下面的评论都是几千条、几万条。我们在美拍上的机器人也有125万的粉丝了。

人工智能创造的多种可能

人工智能创造

回到今天的主题,就是人工智能创造。从“阿尔法狗”开发下围棋能力时我们就开始思索:人工智能除了在大量的运算、在智商上PK人类之外,还有没有别的领域,我们可以去尝试的?有。

1.人工智能创造——诗歌创作

让机器人尝试创作的时候,我们想探索的是机器有没有可能模拟人类的创造力。这个尝试会对我们整个人类的文化、艺术产品的生产,产生特别大的变化。

去年,我们让机器学了从1920年开始中国519位中国现代诗人的作品,它看了一万多次,然后就写了第一首诗。小冰从去年开始到现在为止,已经为人类上传的超过一千万张图片写过了诗——中国现代诗歌是达不到这样的创造量的。

普通人在文学创作上是有门槛的,而机器完成了诗歌创作之后,是可以把它分享给人类的。你可以在小冰机器人的创造的基础上,形成一个新的知识产权,同时宣布小冰写诗的时候放弃了知识产权。

2.人工智能创造­——歌唱

除了写诗以外,我们还让小冰尝试歌唱。我们一直自认为小冰在整个声音的拟真自然度方面是最高的。

3.人工智能创造——电视内容节目

我们在全国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在线日播的节目有20档,周播的节目有10档。让一个机器人在中国同时主持30档广播和电视节目,也是我们对大量的文学艺术内容生产的新尝试。

4.人工智能创造­——有声读物

我们还有一个跟出版相关的新技术:让机器人讲故事。我们尝试的第一个品类是让小冰讲儿童的故事。《小蝌蚪找妈妈》,这个故事它已经讲得非常自然了。

当我们把这一段文字输入给机器的时候,它会自动识别出这里面有多少个角色,给每个角色配备一个不同的声音,同时根据这个内容选择不同感情色彩的背景音乐。这个过程里,人工不需要干预,机器可以100%生成。一部《格林童话全集》,让一个人读的话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机器生成只要7分钟;如果是人的话,人力成本需要6万元,而机器基本上就是服务器和电费的钱,仅0.74元。我们能一次性地生产800小时有声读物,意味着我们的程序员可以下班回家,第二天早上来,已经下载完了。

我们把世界上所有不涉及版权的读物都完成了,在中国,几乎所有的早教机器人,或者说一些主流的平台,都在使用我们免费生产的有声读物。这是一种技术带来的崭新的尝试,因为我们正在用最快的方法给大家生产更多更有意思的东西。

5.人工智能创造­——新闻生产

机器人给大家做内容的方式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选择。小冰在《钱江晚报》做记者,包括大家看网易新闻的话,会发现里面有一个“网易小冰”,所有的网易新闻出来以后,我们在下面用机器人评论,然后大家会评论机器人的评论。

内容生产消费

其实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我们尝试让机器模拟用户创造力,让它生产更多、更丰富的有意思的内容。

大家想说,机器人写诗能干什么?比如我们去吃麦当劳,那个纸有一个色彩,你扫一下,我们的小冰可以为你写诗。

女孩子把化好妆的图片发上来,我们会特别精确地对你的图片进行赞美。

当我们面向未来的时候,会出现无数多种的可能性,我们希望用这些技术,把人类生活变得更加美好,包括生产更好的文艺内容。

我们相信和等待着科技和文化更加结合的美好明天。(完)

为消费而读书

为成长而读书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文|陈沁

成都数联铭品科技有限公司(BBD)

Index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青年阅读指数回顾

首先和大家分享一下中国青年阅读指数过去一年多的内容。

这个项目是2017年3月份研发的,我们想在巨大阅读量的基础上,把所有的话题分为一千个话题,通过算法把年轻人分为一千个方方面面。人们在阅读这些内容的时候,时间分配是怎么样的?每一个话题,人们会分配多少时间?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判断人们对于今后内容的需求是怎么样的,对于现在的内容需求是怎么样的。

在去年一年里,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大致的趋势(下图):

这是一个非常粗的分类,它在过去的一年里面的阅读时间是排名靠前的。而且能够看到一个现象,这些阅读的分配时间在过去的一年里面是比较稳定的。

下图是在细的类别里面进行二体的划分,哲学社会科学分为宗教、心理、政治、国学,等等。可以看到宗教内容的上升和心理内容的下降。

如下图,在文学方面,可以看到小说、漫画绘本、散文随笔等类别的时间分配,小说占据较大的比例,漫画、散文随笔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

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

接下来,我想谈谈第二个话题: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天,教师在课堂上问学生:“读书是为了什么?”

有的同学回答:“为光耀门楣。”

有一个孩子说:“为明礼而读书。”

一位店主的儿子老老实实地说:“为家父而读书。”他的回答引起哄堂大笑。

笑声停下后,周恩来回答说:“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这是周恩来的故事,有的学生说是为了光耀门楣,有的说是为了父母而读书,只有周恩来说,为了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我们现在感兴趣的是,人们是为了什么样的需求来读书?

下图是2016年1季度与2018年1季度京东阅读数据的划分,可以看到不同的品类图书在排名上的变化。

比如管理、政治/军事类读物,销量上升了五到七倍。

有一些话题的排名在下降,比如股票,从2016年1季度的排名第12,下降到2018年1季度的第29,销量下降了30%。

比如说计算机与互联网方面,人工智能从125名上升到27名,而同一类别下的移动开发则从37名下降到169名。

这样的趋势其实可以表达人们对于不同需求的判断,有一些话题在上升,代表人们对它有更高的需求。

我们把整个读者人群划分成两个部分:青年精英和普通人群。有两个划分标准,一是学历,二是收入。

2018年1季度非精英人群阅读的前20名是世界史、证券等,但是证券在精英人群里是228名。投资在精英人群里面是15名,在非精英人群里面是73名。

非精英人群的阅读需求包括消费的需求和成长的需求。消费的需求是用读书来消磨自己的时间;成长的需求是希望通过阅读来达到对高阶层的向往或者模仿。这在精英人群里比较少,精英人群有更多对于精神的消费,阅读是为了让自己的精神更加的完美。

回到前面的问题,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把阅读需求分为三个部分。

一是娱乐消费,包括各种八卦等。

二是个人成长,个人的投资理念,或者说个人在职场上的一些经验。

三是格物明理,能够让自己了解更多的知识,让自己接受更多文化的灌输。

在过去两年里,这几部分的阅读需求中上升最快的是格物明理,中间是消费成长,娱乐是最慢的。

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面,人们更倾向于能够让自己了解更多知识的书,而不是像之前那样阅读消磨时间的书。

青年的文化自信

最后是青年的文化自信的问题。

如何通过大数据来度量文化自信呢?

上文提到,为了计算青年阅读指数,我们搜集了一千个阅读域,这些领域是通过一千本书来构成的。这一千本书都是出版了一段时间的书。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一千本书有什么样的变化?我们把这些书简单地划分成两个部分:中国人写的书和外国人写的书。

20世纪初常常会看到关于中国文化的落后性的书,这些书有些是中国人写的,有些是外国人写的。比如我们在选择书籍的时候,更多地选择外国人的书,觉得外国人写的书比较有道理。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对中国人写的书和外国人写的书,在阅读需求评分上有大的区别。从2017年11月到2018年4月,中国人写的书阅读的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外国人。

同时我们也看到评价差异,包括豆瓣评价、亚马逊评价。之前的人会先天地对外国人写的书作出比较高的评价,但是现在,会更多地把中国人写的书评价得高一些。这些代表了存量的变化,在存量的书里,人们的评价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上图是新上架的书。我们看到,一个共同的趋势就是中国人写的书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外国人写的书,但是反过来再看,二者的评价并没有非常大的差异,而且我们在之前看到中国人的评价有一个正的变化,这张图告诉我们,虽然中国的文化在产生,但是对存量书的评价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对于这种文化自信,我们有没有足够优秀的内容去填补呢?

青年人更多地读中国人写的书,但是中国人的书到底能否匹配上他们的新的需求,能否匹配上他们新的文化的自信呢?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