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读书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是什么意思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译文:傅永于是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傅永例传永乃发愤读书的乃意思
出处:《北史》 作者李延寿,唐初史学家。意思是:傅永就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

译文:傅永于是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

傅永例传永乃发愤读书的乃意思

出处:《北史》 作者李延寿,唐初史学家。

意思是:傅永就发奋读书原文:傅永字修期,清河人也。

幼随叔父洪仲自青州入魏,寻复南奔。

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马鞍,倒立驰骋。

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请洪仲,洪仲深让之而不为报。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

帝每叹曰:“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唯傅修期耳。

”傅永,字修期,是清河人。

小的时候跟随叔父傅洪仲从青州进入魏国,不久又投奔南方。

他很有气魄和才干,勇气过人,能够用手抓住马鞍,倒立在马上飞快地奔跑。

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就请教洪仲,洪仲狠狠地责备他,不给他答复(帮他回信)。

于是傅永就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

皇上常赞叹说:战场上能击退贼兵,平时能作文书,只有傅修期了。

“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啥意思

有朋友写信给他,他不能答复。

为什么呢,他没文化,不识字呀。

原文是:傅永,字修期,清河人也。

幼随叔父洪仲与张幸自青州入国,寻复南奔。

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鞍桥,倒立驰骋。

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请于洪仲,洪仲深让之而不为报。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笔就是说这个人本来是个武夫,没文化。

让别人帮写,被人责备。

很惭愧就发奋读书。

居然有人说是朋友问他书上的问题,笑死个人。

傅永列传译文

北史卷四十五傅永, 字修期, 清河人。

幼时跟随叔父傅洪仲和张幸从青州进入北魏, 不久,又回到南朝。

有力气才干, 勇猛过人, 能用手抓着马鞍, 倒立起身子驰骋。

二十多岁时, 有位友人给他寄一封书信, 他却不会写回信, 请求叔父洪仲帮忙。

洪仲责怪他不读书, 也不替他写信。

傅永便发奋读书, 广泛涉猎经史著作, 因而又兼有文采。

任崔道固的城局参军, 与道固一起投降北魏, 在平齐当平民百姓。

父母都年纪高迈, 十多年忍受饥寒, 全赖傅永精于处事, 尽力帮工和借贷, 全家才得以生存下来。

晚年任奉礼郎, 到长安拜谒文明太后的父亲燕宣王的祠庙, 被朝廷赐爵为贝丘男, 任中书博士。

王肃任豫州刺史, 朝廷又命傅永任王肃的平南长史。

咸阳王元禧担心王肃难以相信他, 把想法告诉了孝文帝, 孝文帝说“: 已选派傅修期任他的长史,虽然他缺少庄严的容貌举止, 但他所具有的文韬武略已足够用了。

”王肃把傅永看成资历很深的名士, 对他十分尊重; 傅永认为王肃很为孝文帝器重, 尽全力替他办事, 两人感情十分深厚。

南齐将领鲁康祖、赵公政侵犯豫州的太仓口, 王肃命傅永率军迎击。

傅永估计吴、楚一带的军队好用偷袭这种战术。

再则, 敌兵如果夜晚来攻, 必定在渡过淮河的地方用火作标志, 记下哪里水浅。

傅永将士兵埋伏好, 又秘密派人用瓢盛上燃火的东西, 悄悄渡到南岸, 在水深的地方放置好, 对他们说:“ 如果别处有火光亮起, 你们也将火点着。

”这天夜里, 鲁康祖、赵公政等人果然亲率军队前来偷营。

东西两面埋伏的魏军一起夹击敌兵, 鲁康祖等人率败兵赶快奔向淮河。

河岸上火光四起, 他们无法记起原来渡河的地方, 便朝傅永派人点燃的火光处争着渡河, 南军很多人被深水淹死, 被斩杀的有数千人。

赵公政被活捉, 鲁康祖连人带马掉进淮河中, 天亮才找到他的尸体。

将他的头颅砍下, 和赵公政一起送到京城。

这时, 南将裴叔业率部将王茂先、李定等侵犯楚王戍, 王肃又派傅永领军埋伏在敌后, 先将南军的后军打乱, 而后打败了南军。

缴获裴叔业军队的仪仗伞盖、幕帐盔甲等一万多件。

两月之间, 两次报捷, 孝文帝嘉奖他, 派使者在豫州封傅永为永安将军、镇南府长史、汝南太守、贝丘县男。

孝文帝常赞叹说:“ 上马能够进攻敌人, 下马可以起草文告, 惟有傅修期才是这样的文武全才啊!”裴叔业又围攻涡阳, 当时, 孝文帝正在豫州, 派傅永为统军, 与高聪、刘藻、成道益、任莫问等率兵救援。

傅永说:“ 我军先深沟固垒, 然后再向敌人进攻。

”高聪不听从他的意见, 与敌兵一战就遭受失败。

高聪等人丢弃武器盔甲, 逃向悬瓠。

傅永收集逃散的兵卒, 慢慢回军。

南军追来, 傅永设下伏兵袭击, 挫败了他们的锐气。

刘藻受到流放边境的处分,傅永只被免除了官职。

不到一旬, 朝廷又命他任汝阴的镇将, 兼任汝阴太守。

景明初年, 裴叔业拟献寿春归附北魏, 秘密地报告给傅永。

为了迎接叔业,朝廷命傅永为统军, 与杨大眼、奚康生等人率领的军队一起进入寿春。

同日出发, 而傅永入城较晚, 所以, 奚康生、杨大眼二人都被赏赐有土地, 傅永只赐爵为清河男。

齐将陈伯之领兵逼进寿春沿淮河而来。

当时, 司徒彭城王元勰、广陵侯元衍一同镇守寿春。

因九江刚刚归附, 人心尚不稳定, 再加上援军没有来到, 所以二人深为忧虑。

朝廷又命傅永为统军, 率领汝阴的三千兵马先去救援。

到寿春城下,元勰让他率军入城驻守,他说“: 如若遵照您的意见, 我便同殿下您一起被围困, 难道是来救援的意思?”便孤军驻扎在城外, 与元勰合力进击南军, 不断取得胜仗。

中山王元英征讨义阳, 傅永被任命为宁朔将军、统军, 设置围攻的防线, 阻挡义阳的南门。

齐将马仙王卑连营扎寨,向前推进, 准备解除魏军对义阳的包围。

傅永便分一部分军队给长史贾思祖, 命他守卫营垒, 自己率领马步两军一千人,向南迎击马仙王卑的军队, 敌兵从高处射击傅永, 箭头射进他的大腿, 他拔出箭又领兵攻入敌营, 将南军打败, 马仙王卑烧掉营寨带上军械衣甲逃跑。

元英对傅永说:“ 你受伤了, 请回营中休息。

”他说:“汉高祖脚部受伤, 包起来不让别人知道。

我虽然地位微贱, 也是国家的一员将领, 怎么能让敌人有射伤我军将领的名声!”便与各路军队追击敌人, 到深夜才回来, 时年已七十多岁, 三军听说后,没有不佩服他的。

义阳既被平定, 元英让司马陆希道起草文告, 认为内容不好, 又让傅永修改。

傅永也不增饰文采, 直接修改, 陈述魏军的威仪, 对战机形势的处置, 文英看了, 十分欣赏。

回到京城, 他被授予太中大夫。

后来, 他任恒农太守, 他对这个职务心里很不满意。

这时, 元英东征钟离, 上表请求让傅永任他的大将, 朝廷不答应。

傅永常叹息说“: 马援、赵充国,是如何的老当益壮啊! 而惟独我白首皓发, 被困在这个郡吗?”他在管理民事行政上并不擅长, 所以, 在任上没有多大政绩。

后来, 任南兖州刺史, 年过八十, 还能骑马射箭, 盘马挺槊, 意气风发, 常忌讳别人说他年纪老, 自称六十九岁。

回到京城,拜受光禄大夫。

去世后, 赠封为齐州刺史。

傅永曾登上北邙山, 在平坦的地方奋枪...

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翻译

意思就是“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

出自《傅永列传》。

原文是:傅永,字修期,清河人也.幼随叔父洪仲与张幸自青州入国,寻复南奔.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鞍桥,倒立驰骋.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请于洪仲,洪仲深让之而不为报.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笔。

扩展资料: 关于《傅永列传》 傅永,字修期,是清河人。

小的时候跟随叔父傅洪仲从青州进入魏国,不久又投奔南方。

他很有气魄和才干,勇气过人,能够用手抓住马鞍,倒立在马上飞快地奔跑。

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就请教洪仲,洪仲狠狠地责备他,不给他答复(帮他回信)。

于是傅永就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

皇上常赞叹说:"战场上能击退贼兵,平时能作文书,只有傅修期了。

" 作者介绍 李延寿,生卒年待考。

唐代史学家。

安阳市人。

贞观年间,做过太子典膳丞、崇贤馆学士,后任御史台主簿,官至符玺郎,兼修国史。

他曾参加过官修的《隋书》、《五代史志》(即《经籍志》)、 《晋书》及当朝国史的修撰,还独力撰成《南史》、《北史》和《太宗政典》(已佚)。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傅永列传...

傅永列传原文及翻译

节选 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请于洪仲,洪仲深让之而不为报。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

帝每叹曰:“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唯傅修期耳。

” 译文 傅永,字修期,是清河人。

幼时跟随叔父傅洪仲从青州到魏,不久又投奔南方。

他很有气魄和才干,勇力过人,能够用手抓住马鞍,倒立在马上驰骋。

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就请教叔父洪仲,洪仲严厉地责备他,不帮他回信。

傅永于是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

皇上常赞叹说:“战场上能击退贼兵,平时能作文书,只有傅修期了。

” 拓展资料: 傅永,字修期。

自幼拳勇过人,能手执鞍桥,倒立驰聘。

年二十余,又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笔,曾为崔道固城局参军。

以父母老,在家侍亲十数年。

后被召为治礼郎,诣长安,赐爵贝丘(今临清)人,加伏波将军。

不久,除中书博士,改议郎,转尚书考功郎中,为大司马从事中郎。

又转都督、任城王元澄长史,兼尚书左丞。

后,王肃之任豫州刺史,以永为建武将军、平南长史。

南齐将鲁康祚侵豫州,王肃之令傅永率兵迎击,大获全胜。

后又破侵魏之齐将裴叔业,2月再捷。

孝文帝称赞说:“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唯傅修期耳。

” 拜永为安远将军、镇南府长史、汝南太守、贝丘县开国男,食邑二百户。

魏宣武帝时,齐将陈伯之侵寿春(今安徽寿县南),奉命驰援,驻军城外,与城内相呼应,频有克捷。

中山王元英征义阳,以永为宁朔将军、统军。

时年已70,挥戈披甲,单骑先入,被射伤左股,拔箭复入,大破敌军,斩其将。

三军壮之。

除太中大夫,行秦、梁二州事,镇汉中。

后任恒农太守。

不久,还京,为太中大夫,行南青州事,迁左将军、南兖州刺史。

时年80,犹能驰射。

还拜平东将军、光禄大夫。

熙平元年(516)卒,年83。

赠安东将军、齐州刺史。

文武兼备 傅永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却不会回信,就请教他的叔父傅洪仲,他的叔父严厉地责备他,不帮他回信。

傅永于是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

皇上常赞叹说:战场上能击退贼兵,平时能作文书,只有傅修期了。

老当益壮 傅永帅军迎战马仙琕,左腿中箭负伤,傅永拔出箭来又冲入敌阵,大破敌军,斩杀马仙琕的儿子。

马仙琕烧了营帐逃遁而去。

元英在阵前对傅永说:“公受伤了,暂且还营去吧。

”傅永说:“过去汉高祖胸部中箭却摸着脚,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受伤。

下官虽然算不上什么,但也是国家的统帅,怎能让敌人有伤我方将领的名声呢!”便与各路军马一道追杀敌人,到深更半夜才回来,当时傅永已经七十多岁了。

三军人马无不以之为壮。

孤军抗敌 傅永帅军救援寿春,守将元勰下令让军队进城。

傅永说:“执兵披甲,为的就是克敌。

如果像您所教示的那样做,便会与殿下一起被围困,这哪里是救援本意呢?” 于是孤军驻扎在城外,与元勰一起合击陈伯之,屡有胜仗。

讳人言老 傅永被任命为恒农太守,内心有些不悦。

当时元英正在东征钟离,屡次上表请求授傅永为将,朝廷没有答应。

傅永每每说:“马援、赵充国究竟是什么人呢!唯独我白发苍苍的竟然被困于此郡。

” 扼腕叹惜。

但是治理民众并不是他的长处,所以在任没有多少政绩。

不久,朝廷解除了他的郡职,还为太中大夫,行南青州事务,迁任左将军、南兖州刺史。

他还能驰马射箭,盘马奋戈。

时年已过八十,常忌讳人说他老,经常自称六十九岁。

阻击梁军 中山王元英征伐义阳,傅永时任宁朔将军、统军,建立长围封堵义阳的南门。

萧衍的大将马仙琕连营渐进,试图解除城围。

傅永对元英说:“敌人疯狂往来,意图决战。

雅山地形险要,应早点占据。

”元英沉吟未决,傅永说:“机者如神,难遇易失,今天不去,明朝必定被敌人占有,那时后悔都来不及了。

” 元英于是分兵,彻夜不眠的在山上筑城,派统军张怀等陈兵于山下以防敌人。

到天亮之时,马仙琕果然领兵前来,张怀等战败,筑城士兵全都奔散而去,马仙琕乘胜直趋长围,义阳城人又出城挑战。

傅永于是分出兵力交付长史贾思祖,令他守住营垒,亲自统领马步兵千余人迎战马仙琕。

傅永披甲挥戈,单骑先冲入敌阵,只有军主蔡三虎紧随其后,其余人都被甩在后面。

突阵横过,敌人射穿了傅永的左腿,傅永拔出箭来又冲入敌阵,大破敌军,斩杀马仙琕的儿子。

马仙琕烧了营帐逃遁而去。

元英在阵前对傅永说:“公受伤了,暂且还营去吧。

”傅永说:“过去汉高祖胸部中箭却摸着脚,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受伤。

下官虽然算不上什么,但也是国家的统帅,怎能让敌人有伤我方将领的名声呢!”便与各路军马一道追杀敌人,到深更半夜才回来,当时傅永已经七十多岁了。

三军人马无不以之为壮。

义阳已经平定之后,元英让司马陆希道写露板,不满意,令傅永修改。

傅永也没有增饰文采,只是改写阵列军仪,处置形要而已。

而元英十分赞赏,赞叹说:“观此谋划,敌人即使有固若金汤的城池也不能守住。

”还京之后,朝廷恢复傅永的封号,傅永先前有男爵封号,至此也不累加,皇上赐帛二千匹。

除授太中大夫,行秦、梁二州事,代替邢峦镇守汉...

傅永列传原文及翻译

全文:傅永,字修期,清河人也。

幼随叔父洪仲自青州入国,寻复南奔。

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鞍桥,倒立驰骋。

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请于洪仲,洪仲深让之而不为报。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

高祖每叹曰:“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为傅修其耳。

”自东阳禁防为崔道固城局参军,与道固俱降,入为平齐民。

父母并老,饥寒十数年。

赖其强于人事,戮力佣丐,得以存立。

晚乃被召,兼治礼郎,诣长安,拜文明太后父燕宣王庙,赐爵贝丘男,加伏波将军。

未几,除中书博士,又改为议郎。

转尚书考功郎中,为大司马从事中郎。

寻转都督、任城王澄长史,兼尚书左丞。

王肃之为豫州,以永为建武将军、平南长史。

咸阳王禧虑肃难信,言于高祖。

高祖曰:“已选傅修期为其长史,虽威仪不足,而文武有余矣。

”肃以永宿士,礼之甚厚。

永亦以肃为高祖眷遇,尽心事之,情义至穆。

萧鸾遣将鲁康祚、赵公政众号一万,侵豫州之太仓口。

肃令永勒甲士三千击之。

时康祚等军于淮南,永舍淮北十有余里。

永量吴楚之兵,好以斫营为事,即夜分兵二部,出于营外。

又以贼若夜来,必应渡淮之所,以火记其浅处。

永既设伏,乃密令人以瓠盛火,渡淮南岸,当深处置之。

教之云:“若有火起,即亦然之。

”其夜,康祚、公政等果亲率领,来斫永营。

东西二伏夹击之,康祚等奔趋淮水。

火既竞起,不能记其本济,遂望永所置之火而争渡焉。

水深,溺死、斩首者数千级,生擒公政。

康祚人马坠淮,晓而获其尸,斩首,并公政送京师。

公政,岐州刺史超宗之从兄也。

时裴叔业率王茂先、李定等来侵楚王戍。

永适还州,肃复令大讨之。

永将心腹一人驰诣楚王戍,至即令填塞外堑,夜伏战士一千人于城外。

晓而叔业等至江,于城东列陈,将置长围。

永所伏兵于左道击其后军,破之。

叔业乃令将佐守所列之陈,自率精甲数千救之。

永上门楼,观叔业南行五六里许,更开门奋击,遂摧破之。

叔业进退失图,于是奔走。

左右欲追之,永曰:“弱卒不满三千,彼精甲犹盛,非力屈而败,自堕吾计中耳。

既不测我之虚实,足丧其胆。

存此足矣,何假逐之?”获叔业伞扇鼓幕甲仗万余。

两月之中,遂献再捷,高祖嘉之,遣谒者就豫州策拜永安远将军、镇南府长史、汝南太守、贝丘县开国男,食邑二百户。

高祖每叹曰:“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唯傅修期耳。

”裴叔业又围涡阳,时高祖在豫州,遣永为统军,与高聪、刘藻、成道益、任莫问等往救之。

军将逼贼,永曰:“先深沟固垒,然后图之。

”聪等不从,裁营辎重,便击之,一战而败。

聪等弃甲,径奔悬瓠。

永独收散卒徐还,贼追至,又设伏击之,挫其锋锐。

四军之兵,多赖之以免。

永至悬瓠,高祖俱锁之。

聪、藻徙为边民,永免官爵而已。

不经旬日,诏曰:“修期在后少有擒杀,可扬武将军、汝阴镇将,带汝阴太守。

”景明初,裴叔业将以寿春归国,密通于永,永具表闻。

及将迎纳,诏永为统军,与杨大眼、奚康生等诸军俱入寿春。

同日而永在后,故康生、大眼二人并赏列土,永唯清河男。

萧宝卷将陈伯之侵逼寿春,沿淮为寇。

时司徒、彭城王勰,广陵侯元衍同镇寿春,以九江初附,人情未洽,兼台援不至,深以为忧。

诏遣永为统军,领汝阴之兵三千人先援之。

永总勒士卒,水陆俱下,而淮水口伯之防之甚固。

永去二十余里,牵船上汝南岸,以水牛挽之,直南超淮,下船便渡。

适上南岸,贼军亦及。

会时已夜,永乃潜进,晓达寿春城下。

勰、衍闻外有军,共上门楼观望,然不意永至。

永免胄,乃信之,遂引永上。

勰谓永曰:“北望以久,恐洛阳难复可见。

不意卿能至也。

”勰令永引军入城。

永曰:“执兵被甲,固敌是求,若如教旨,便共殿下同被围守,岂是救援之意?”遂孤军城外,与勰并势以击伯之,频有克捷。

中山王英之征义阳,永为宁朔将军、统军、当长围遏其南门。

萧衍将马仙?卑连营稍进,规解城围。

永谓英曰:“凶竖豕突,意在决战。

雅山形要,宜早据之。

” 英沉吟未决,永曰:“机者如神,难遇易失,今日不往,明朝必为贼有,虽悔无及。

”英乃分兵,通夜筑城于山上,遣统军张怀等列陈于山下以防之。

至晓,仙琕果至,怀等战败,筑城者悉皆奔退,仙琕乘胜直趋长围,义阳城人复出挑战。

永乃分兵付长史贾思祖,令守营垒,自将马步千人南逆仙琕。

擐甲挥戈,单骑先入,唯有军主蔡三虎副之,余人无有及者。

突陈横过,贼射永洞其左股,永拔箭复入,遂大破之,斩仙琕子。

仙琕烧营席卷而遁。

英于陈谓永曰:“公伤矣,且还营。

”永曰:“昔汉祖扪足,不欲人知。

下官虽微,国家一帅,奈何使虏有伤将之名!”遂与诸军追之,极夜而返,时年七十余矣。

三军莫不壮之。

义阳既平,英使司马陆希道为露板,意谓不可,令永改之。

永亦不增文彩,直与之改陈列军仪,处置形要而已。

而英深赏之,叹曰:“观此经算,虽有金城汤池亦不能守矣。

”还京复封,永先有男爵,至是以品不累加,赐帛二千匹。

除太中大夫,行秦梁二州事,代邢峦镇汉中。

后还京师,于路除恒农太守,非心所乐。

时英东征钟离,连表请永,求以为将,朝廷不听。

永每言曰:“文渊、充国竟何人哉!吾独白首见拘此郡。

...

唯博修期耳的唯是什么意思

首先不是博是傅。

唯是只有的意思。

耳是语气词。

“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 ,唯傅修期耳。

”《北史·傅永列传》傅永字修期,清河人也。

幼随叔父洪仲与张幸自青州入国,寻复南奔。

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鞍桥,倒立驰骋。

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请于洪仲,洪仲深让之而不为报。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

自东阳禁防为崔道固城局参军,与道固俱降,入为平齐民。

父母并老,饥寒十数年。

赖其强于人事,戮力佣丐,得以存立。

晚乃被召,兼治礼郎,诣长安,拜文明太后父燕宣王庙,赐爵贝丘男,加伏波将军。

未几,除中书博士,又改为议郎。

转尚书考功郎中,为大司马从事中郎。

寻转都督、任城王澄长史,兼尚书左丞。

肃之为豫州,以永为建武将军、平南长史。

咸阳王禧虑肃难信,言于高祖。

高祖曰:“已选傅修期为其长史,虽威仪不足,而文武有余矣。

”肃以永宿士,礼之甚厚。

永亦以肃为高祖眷遇,尽心事之,情义至穆。

萧鸾遣将鲁康祚、赵公政众号一万,侵豫州之太仓口。

肃令永勒甲士三千击之。

时康祚等军于淮南,永舍淮北十有余里。

永量吴楚之兵,好以斫营为事,即夜分兵二部,出于营外。

又以贼若夜来,必应渡淮之所,以火记其浅处。

永既设伏,乃密令人以瓠盛火,渡淮南岸,当深处置之。

教之云:“若有火起,即亦然之。

”其夜,康祚、公政等果亲率领,来斫永营。

东西二伏夹击之,康祚等奔趋淮水。

火既竞起,不能记其本济,遂望永所置之火而争渡焉。

水深,溺死、斩首者数千级,生擒公政。

康祚人马坠淮,晓而获其尸,斩首,并公政送京师。

公政,岐州刺史超宗之从兄也。

时裴叔业率王茂先、李定等来侵楚王戍。

永适还州,肃复令大讨之。

永将心腹一人驰诣楚王戍,至即令填塞外堑,夜伏战士一千人于城外。

晓而叔业等至江,于城东列陈,将置长围。

永所伏兵于左道击其后军,破之。

叔业乃令将佐守所列之陈,自率精甲数千救之。

永上门楼,观叔业南行五六里许,更开门奋击,遂摧破之。

叔业进退失图,于是奔走。

左右欲追之,永曰:“弱卒不满三千,彼精甲犹盛,非力屈而败,自堕吾计中耳。

既不测我之虚实,足丧其胆。

存此足矣,何假逐之?”获叔业伞扇鼓幕甲仗万余。

两月之中,遂献再捷,高祖嘉之,遣谒者就豫州策拜永安远将军、镇南府长史、汝南太守、贝丘县开国男,食邑二百户。

高祖每叹曰:“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唯傅修期耳。

懂古文的来

有个朋友给他(指傅永)写信,但是他无法回信,就请教洪仲,洪仲严厉地责备地,不帮他回信。

这是《北史·傅永传》中的一句话 附原文及译文 傅永,字修期,清河人也。

幼随叔父洪仲入魏,寻复南奔。

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鞍桥,倒立驰骋。

(年二十余,有友人与之书而不能答,请洪仲,洪仲深让之而不为报。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干。

为崔道固城局参军,与道固俱降,入为平齐百姓。

王肃之为豫州,以永为平南长史。

齐将鲁康祖、赵公政侵豫州之太仓口,肃令永击之。

永量吴、楚兵好以斫营为事,又贼若夜来,必于渡淮之所以火记其浅处。

永既设伏,仍密令人以瓠盛火,渡南岸,当深处置之,教云:“若有火起,即亦燃之。

”其夜,康祖、公政等果亲率领来斫营。

东西二伏夹击之,康祖等奔趋淮水。

火既竞起,不能记其本济,遂望永所置火争渡。

水深溺死,斩首者数千级,生禽公政。

康祖人马坠淮,晓而获其尸,斩首并公政送京师。

裴叔业又围涡阳,时帝在豫州,遣永为统军,与高聪、刘藻、成道益、任莫问等救之。

永曰:“深沟固垒,然后图之。

”聪等不从,一战而败。

聪等弃甲奔悬瓠,永独收散卒徐还。

贼追至,又设伏击之,挫其锐。

藻徙边,永免官爵而已。

不经旬,诏永为汝阴镇将,带汝阴太守。

中山王英之征义阳,永为宁朔将军、统军,当长围遏其南门。

齐将马仙琕连营稍进,规解城围。

永乃分兵付长史贾思祖,令守营垒,自将马步千人,南逆仙琕。

贼俯射永,洞其左股,永出箭复入,遂大破之。

仙琕烧营卷甲而遁。

英曰:“公伤矣!且还营。

”永曰:“昔汉祖扪足,不欲人知。

下官虽微,国家一帅,奈何使虏有伤将之名!”遂与诸军追之,极夜而返。

时年七十余矣,三军莫不壮之。

后除恒农太守,非心所乐。

时英东征钟离,表请永,求以为将,朝廷不听。

永每言曰:“马援、充国,竟何人哉?吾独白首见拘此郡!”然于御人非其所长,故在任无多声称。

后为南衮州刺史。

年逾八十,犹能驰射,盘马奋槊,常讳言老,每自称六十九。

译文: 傅永,字修期,是清河人。

幼时跟随叔父傅洪仲投奔北魏,不久又投奔南方。

他很有气魄和才干,勇力过人,能够用手抓住马鞍,倒立在马上驰骋。

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不会回信,就请教洪仲,洪仲严厉地责备地,不帮他回信。

傅永于是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略。

曾在崔道固那里担任城局参军,和崔道固一起降北魏,成为平齐郡百姓。

王肃做豫州使的时候,朝廷任命傅永做王肃的平南长史。

南齐将领鲁康祖、赵公政侵犯豫州的太仓口,王肃命令傅永抗击他们。

傅永考虑吴、楚的军队喜欢以劫营为能事,而且贼人如果夜袭,必然要在渡过淮水的地方用火来标记它的浅水处。

傅永设下埋伏之后,仍然秘密地派人用壶盛着火油,渡到河南岸,在水深的地方安置下,嘱咐他们说:“如果有火起,就把这火油点着。

”这天夜里,鲁康祖、赵公政等果然亲自率领部队来劫营。

东西两边的伏兵一起夹击,鲁康祖等人向淮水逃奔。

火起后,便无法标记他们原来渡河的地方,于是他们便向傅永所放置火油的地方争渡。

河水很深,淹死很多人,斩首的有几千人,活捉了赵公政。

鲁康祖连人带马掉进淮河里,早晨找到了他的尸体,斩下脑袋后连同赵公政一起送到了京师。

裴叔业又围困涡阳,当时皇帝正在豫州,派遣傅永为统军,与高聪、刘藻、成道益、任莫问等一起解围。

傅永说:“挖很深的沟壑,筑坚固的壁垒,然后图谋解救涡阳之围。

”高聪等人不听从他的意见,结果一交锋就失败了。

高聪等丢盔弃甲逃到悬浮瓦壶的地方,傅永独自收拾了散兵慢慢地返回,贼兵追来,他又设下埋伏还击,打击了敌军的锐气。

后来刘藻充军边远地区,傅永仅仅是被免官而已。

还没过十天,傅永被诏为汝阴镇将,兼任汝阴太守。

中山王元英征讨义阳,傅永是宁朔将军、统军,他担当包围任务来阻遏义阳的南门。

齐将马仙琕扎营相连,逐渐挺进,谋划着解救围困。

傅永于是分出一部分军队给长史贾思祖,命令他坚守兵营堡垒,自己率领骑兵和步兵一千多人,向南迎击马仙琕。

贼人从上面用箭射傅永,射穿了他的左腿,傅永拔出箭再次冲进敌阵,于是大败敌军,马仙琕烧毁营寨卷起盔甲逃跑。

中山王说:“您受伤了!还是回营寨吧。

”傅永说:“以前汉高祖摸着脚趾头,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受伤了。

我虽然地位低微,但也是国家的一个统领,怎能给贼寇留下个射伤我朝大将的名声呢!”于是和众将士一起追赶敌人,深夜才回。

当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三军将士没有不认为这件事情是豪壮的。

后来他担任恒农太守,但这不是他心里所喜欢的职务。

当时,中山王元英向东征伐钟离,上奏请求让傅永担任将军,朝廷没有接受。

傅永常常说:“东汉的马援、西汉的赵充国,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唯独我这老将被拘束在这里!”但他在管理人方面不太擅长,所以在任时没有特别好的名声。

后来担任南衮州刺史。

年纪已经过了八十,还能驰骋射箭,骑马挺矛,经常避讳说老,总说自己是六十九岁。

下列文言文利用给出的一个字,按照字的意思写,出学过的一个句子 ...

你好!看看可否满意。

相:相位。

赵歇为王, 陈馀为将,张耳为相。

——《史记·项羽本纪》子:你。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论语》使:让。

不以一己之利为利,而使天下受其利。

——《原君》方:正当。

方其盛时必毁。

——《素问》属:同“嘱”,委托、托付。

属予作文以记之。

——宋·范仲淹《岳阳楼记》乃:就。

永乃发愤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笔。

——《北史.傅永列传》 所以:……的原因。

此所以学者不可以不深而慎取之也。

——王安石《游褒禅山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